您所在的位置:中医>正文

同济大学中医大师传承班授课精华录(连载二)

聚行业--中医 好大夫在线   2018-01-08 12:40

中医-全文略读:张琪国医大师 论中医传承(二)我希望大家学中医,能从《伤寒论》《金匮》这些经典入手,张仲景的方子很好,而且疗效也很好,但是,光读书不看病不行,必须用,用了以后有效了你就更有兴趣了,就更觉得中医是个宝了...

人已读

 

张琪国医大师 论中医传承(二)

 

    我希望大家学中医,能从《伤寒论》《金匮》这些经典入手,张仲景的方子很好,而且疗效也很好,但是,光读书不看病不行,必须用,用了以后有效了你就更有兴趣了,就更觉得中医是个宝了。所以我带那些研究生也是这样的,看我用了有效了,他再去用,把前人的东西,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,所以颜老也提倡要学中文,中医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治病,而且临床是我们的重中之重,我们能让现代西医取信于我们,就是因为我们确实能治好病,而且能治好西医没有办法治好的病。就像校长说的,我们不排斥西医,丝毫没有这个意思,西医有西医的优势,这个我们比不了,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,你们要把中医的这个优势学到手,我只能是举个例子,实际上是抛砖,将来这个玉还在你们的手上。

 

    还要举个扶正祛邪的例子,泌尿系统感染,现在这个病非常多,因为我是搞肾病的嘛,临床上病房里都是肾病,泌尿系统感染是其中的一种,一般的泌尿系统感染好治,用点消炎药就好了,但是中医对这种病呢不叫泌尿系统感染,叫淋。中医分五淋,膏、劳、气、血、石,另外还有寒淋,寒淋和劳淋西医最棘手,用点抗生素就消了,过两天又犯了,犯了再用抗生素,疗效就不行了。

 

    我就举一个例子,一个朋友,年轻的时候在市卫生局工作,她就是得淋证(泌尿系统感染),尿里白细胞布满,甚至还有脓细胞,用了抗生素,症状就好一些,但就是白细胞老不消,后来就找到我,我说你现在有什么症状,她说尿频,我问有没有尿急、尿痛,她说原来有,现在用抗生素后,没了,就是白细胞和脓细胞老不消,听说时间久了会引起肾盂肾炎,将来还会影响肾功能。

 

    我说是的,患者还容易下腹冷,还有白带,我就给她用了张仲景的薏苡附子败酱散,薏苡仁是祛湿的、止带的,败酱草是清热解毒的,附子是温肾寒的,起主要作用。你看张仲景想得多周到啊,这么一用病人很快就好转了,大概用了2周的药以后尿检白细胞就没有了。当然不一定都是用薏苡附子败酱散,我强调的是这个法,既要学仲景的方,也要学仲景的法。这个法就是,既要温,又要清,温清并用,清呢,败酱草本身就是清热解毒的,温呢就是附子,是温阳的。

 

    最近还有一例,上周三还来了,也是尿感久治不愈的,我给她用的就是清热解毒的药,再加上温药,清热解毒用的是蒲公英、金银花这类的药,温药用了点附子、肉桂,病人服后也感觉好多了。别光用利尿药,因为排尿都是正常的,光用萹蓄、瞿麦效果不一定好,我这也是学仲景的法,如果我们对药性都熟了,就不一定用他的药。毕竟张仲景那个时代只有一部《神农本草经》,药很少,现在的药就多了,好多清热解毒药都胜过以前的清热解毒药,所以关键是法要学得熟。这里面也含有扶正、补气血的意思,附子温阳为扶正,祛邪就是败酱草,本身清热解毒就是祛邪嘛。所以我讲的就是中医的特色“邪正”。

 

    除了《伤寒论》《温病条辨》《外感温热论》,还有许多温病的书,王孟英的《温热经纬》、杨璿的《寒温条辨》,中医是博大精深,丰富多彩的,所以要当名医就要把精力用到学术上,而且持之以恒,每天都要看书,那些名家都是勤看书,不看书,知识怎么来的呢?并不是说我看了60年了就都会了,不是的,有些东西不行,还得重新学习。

 

    前些日子遇到这么一个病,病人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,坐着轮椅来的,病人无法站立,腿部拘挛,肌肉不展,去了北京某医院看了,西医也诊断不出是什么病,上半身出汗,夜里要换两次床单,舌质红,有苔,有热象,我就说先止汗吧,先用的当归六黄汤,芪、柏、芩、连、生熟地(有时候加点麻黄根),用了以后病人汗很快就止住了,但是腿的问题还没有解决,我就想到了《伤寒论》里的芍药甘草汤,芍药甘草汤是治两脚痉挛,不能伸,芍药用了50g(过去用这个方治过抽筋不止,用了很多缺钙药都没用,后来用这个方子治好了,效果很好),吃了两周以后,病人来信说腿拘挛比以前好多了,可以伸了,能站起来了,但是还不能走,看到这些我心里就有底了,只要能站起来,就说明是筋的问题,中医叫筋萎,于是继续用这个方子,加了点鸡血藤,活络的药,芍药甘草汤是养筋伸筋的,芍药是酸寒的,柔肝柔筋(肝主筋),泻肝,这个病人现在已经可以走一段路了,还在继续治疗。

 

    所以大家既要懂得中医的理论,也要熟悉方药的特点,那才能治好病,白芍在《本草纲目》里面记载有:善于土(脾)中泻木(肝),治疗肝旺脾虚。白芍酸寒,养血柔筋,荣养筋脉。还有腹痛都用芍药,我就在想为什么腹痛都用芍药呢,还有太阴病,太阴本来是脾病,脾胃虚寒病,应该是理中丸证,张仲景怎么用桂枝加芍药汤呢,就是治脾病别忘了柔肝。

 

    还有一个方子:痛泻要方,陈皮、白芍、白术、防风,汤头歌诀中有“补土泻木理肝脾”,治有腹痛就要泄泻,这个方很有效,桂枝加芍药汤治胃肠腹痛这类病很有效,但是实痛有热得加大黄,《伤寒论》中有桂枝加芍药加大黄汤,既有肝乘脾的证(肠痉挛),又有实热,效果很好。

 

来自: 山东中医竹林 > 《佛天海心》

 

问医生

 

与医生电话交流

 

开始

 

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

 

84
标签: